乐天堂说专访克洛普:今天仍觉得执教利物浦真XX太爽了

虎扑5月24日讯 欧冠决赛在即,每日镜报专栏记者、利物浦名宿罗比-福勒亲自前往马尔贝拉,对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进行了专访。

乐天堂5月24日讯 欧冠决赛在即,每日镜报专栏记者、利物浦名宿罗比-福勒亲自前往马尔贝拉,对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进行了专访。

萨拉赫单挑马内?2013年带领多特蒙德打败皇马的秘诀?为什么拒绝曼联,独爱利物浦?高考的时候又被老师如何评价过?护犊洛夫伦?“洛夫伦百分百是世界级中卫”,看渣叔如何使劲吹风。克洛普妙语连珠,不容错过。以下是采访实录:

关于皇马

福勒:我们得赶个时髦,说说现在全世界人民都关心的话题:怎么才能打败皇马?

克洛普:这个回答恐怕不会很长…

福勒:我看了皇马踢球,然后心想,马塞洛太厉害了,但这可能也是他们的一个弱点?会给你留下空间?

克洛普:你看到了,所有人都看到了,看上去挺明显的吧:马塞洛,一个多么富有进攻性的球员,然而…他不会防守!他们都连拿两届欧冠了,然后又打进了决赛!拜仁觉得他们在两场比赛中都比皇马强,但最后谁赢了?皇马有两个机会就能进一个球,但拜仁进一个球要八个机会呢。他们从头到脚都太有经验了,一点毛病都没有。“如果马塞洛压得太靠上,萨拉赫就有空间了,然后就能单挑拉莫斯?”足球不是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。

福勒:2013年曾率领多特蒙德打败了皇马,当时你在战术上做了调整,起先着重攻击右路,后来换到了左路,因为C罗不怎么回防。

克洛普:当时格策负责紧盯阿隆索,这是真的。所有人都知道,阿隆索拿球,转身,然后C罗就踏上了风火轮。所以4-1主场大胜的比赛里,我们派格策盯着阿隆索,效果不错。但你踢过球吧,你也知道,对皇马没有那么简单的。他们就像寒冰一样冷静。你创造了一次机会,他们看着似乎无动于衷似的,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啊。对手在对阵皇马创造出机会的时候,你见过他们哪怕一次慌乱吗?冷静如冰。他们会想,好吧,对手总会创造机会的,没关系,我们有机会的时候就会得分。瓜迪奥拉有一次说过:“大球队都是喝着咖啡,然后,bang,进球了。”所以如果对阵他们你有机会的话,最好能把握住。

福勒:不过你知道你能打败他们吧…

克洛普:世界上每支球队都有弱点。我们在温布利大球场跟巴萨踢过,当时我们火力全开,完全打败了他们。我们知道自己创造了很多机会,他们也知道。所有的队伍都说,对尤文图斯的时候皇马很幸运,对拜仁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幸运,但他们连续三年进了决赛,五年内这是第四次,这又意味着什么呢?他们的经验使得他们在困难的时候有所准备。我们会给他们制造麻烦,他们也是如此。最终的最终,我们需要在决定性时刻把握住,创造机会的时候就进球。

关于本届欧冠征程

福勒:我有一种感觉,当时你在客场5-0大胜波尔图,这是否传递出你最后能赢得欧冠的信息?

克洛普:我觉得那场胜利是头一次让每个人都尖叫“哇哦”的时候。当时人们第一次问,利物浦到底怎么回事?因为波尔图可是一支强队啊。那天晚上我们自己也被震惊到了,去到那里,然后赢了5-0,之前完全没想到。然后就是曼城,对我来说他们甚至是赢得今年欧冠的最大热门。他们踢球的风格,他们整个俱乐部上下都决心赢球,然后你居然打败了他们。到了最后,我们还坚挺着。所以,我们可是一家大俱乐部,我们的比赛会给对手带来很大、非常大的麻烦,但我们的足球质量仍然相当高。至今为止,我们还没赢过什么锦标,所以我们当然不是被看好的那方。不过我对此完全无所谓,这又不是说我们不想赢。我们只知道,我们得投入非常多的工作才能取胜。但相信我吧,我们很好地利用了决赛前的这段时间。

福勒:我讨厌提到输掉的那些决赛,但你从2016年输给塞维利亚的欧联决赛中学到了什么吗?

克洛普:没有,这次完全不同,不仅跟本次决赛不同,跟我带多特蒙德的决赛也不同。我们会完完全全准备好,我就知道这个。这样够我们赢得决赛了吗?我不知道,因为对手是皇马。但我们会准备好的。在巴塞尔对塞维利亚的决赛,球员的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,他们没有力气了。我们无法反击。通往巴塞尔和通往基辅的道路是相似的,但现在我们当然成长为更好的球队了。

关于为什么拒绝曼联,和为什么接手利物浦

福勒:作为一个球员和球迷,我很欣赏你真挚的激情。

克洛普:我就做我喜欢的事,这是最重要的。我过A levels考试的时候,校长当着所有其他同学的面说,“我希望你能在足球上取得点成绩,不然你有点够呛啊。”

福勒:这对你有什么影响呢?

克洛普:跟你说吧,当时特别特别地困难。不过今天我坐在这里,执教像利物浦这样的球队。我现在还是觉得真XX太爽了,难以置信!

福勒:这让我想起了一件别的事,利物浦对你来说不仅是一家足球俱乐部吧?我觉得你是最完美的人选,因为你的足球哲学使你赢得了整座城市人民的支持。

克洛普: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。是的,当时迈克-高登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马上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了。我本来没有准备好,我想先放一年假还是比较合理的。但电话来了的时候,我就想,好吧,这家俱乐部我没法拒绝的。

福勒:你挑俱乐部还是挺有自己的一套,也有很多别的俱乐部啊。

克洛普:当然有别的俱乐部了。

福勒:据说曼联也曾接触过你,所以为什么选了利物浦呢?

克洛普:我喜欢这里的历史。我真的是一个浪漫主义的足球人,我知道自己能帮我这里,也知道他们可能真的需要我。我知道自己的长处。当他们告诉我球队的问题所在时,他们让我觉得,“好吧,我可能是最适合执教这家俱乐部的教练了。”一个小细节,利物浦是一个世界级的品牌,影响力非常非常大,但你知道在梅尔伍德,那里仍感觉像家一样,真的,你进去的时候就能感受到这一点。我必须继续发展和提高,但我不想每天西装革履的去办公室啊,那可不是我。

所以,当你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,我看着就像个球员…顺便提一嘴,这一点我也发现了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但这就是我啊。哪怕我戴着个棒球帽,他们也仍尊重我,我并不需要以某种特定方式来行事。他们就接受了我这个人,没有对我提任何额外的要求,所以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能完全专注在足球上。

这是一家足球俱乐部,再说一遍,足、球、俱、乐、部。我跟其他队也谈过,他们听上去可不像是足球俱乐部,更像什么市场啊,形象啊,你得在这个那个上面签字之类的。然后我就想,哇哦,这可不是我喜欢的游戏。这些都是足球的一部分,但这个不能排在优先级的第一第二,甚至是第三第四位上。首先的首先,请先试着提升我们的比赛,这才是我的强项。其他的事也可以有,但对我来说都不重要。 

谈和队员,特别是洛夫伦的关系

福勒:你的理念跟香克利很像,他也一直相信团队的力量可以带来团队的荣誉,但他事先准备好承受这样做的压力了。

克洛普:我也能承受压力,我抗压能力很好的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就是能承受压力,这特别重要。我跟我的队员有另外一个小默契:好的比赛功劳都是他们的,差的比赛我背锅。这真的特别重要。足球运动员需要有人能在某些决定性的时刻帮到他们,我打内心觉得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。

福勒:我很喜欢一直以来你对球员的支持。我们曾有一名优秀的门将叫大卫-詹姆斯,但他被取了一个叫“灾星詹姆斯”的绰号,这甚至对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造成了影响。我是洛夫伦的球迷,你似乎把他保护得很好。

克洛普:首先这是真的,有些时候球员会得到不公正待遇。利物浦有两个位置特别难踢,一个是门将,另一个就是中卫。无论你做什么,都好像不够好似的,他们一直都会说“我们需要世界级的替代品”。

对热刺的比赛我真生气了。“伙计们,别管发生了啥,忘记吧”,这不是我的话,一点都不是。我真的特别特别生气。我第25分钟就把洛夫伦换下,之后都没跟他说话。但过了几天后,我见他等着跟我说话,我就说,进来吧。他说“才过20分钟你就把我换下了”,我说,因为你真的踢得很差。

但之后我马上说,我觉得你百分百是一位世界级的中卫,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。当然了,他有弱点,有时候不够集中,有些地方可以更强硬些之类的,但不管怎么样,他还是一位世界级的中卫,不然的话他就不会留在我们队里了。

你看,科洛-图雷走了,斯科特尔也走了,萨科也不例外,我们之前有过的很多中卫都离开了,但洛夫伦还在这儿——我又不瞎也不聋。尤其是假设说我们让他走的话,球迷似乎都会特别高兴,那样做再容易不过了啊。但我完全相信他,只有这一句话。所以当他听到我说他是世界级的中卫时,这可能帮到了他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但有些时候球员真的需要这样的帮助,他们需要一个明确的看法。

他们尊重我,所以如果我觉得他们很棒的话,他们就会也开始觉得自己还不错了。洛夫伦百分百是世界级中卫。

福勒:哪怕一件小事都会对球员有很深远的影响。我知道这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。

克洛普:是的,但归根结底,这个还是他自己的功劳,因为他得了解自己。并不是说我对每个人都吹吹风,说什么你真棒啊之类的就行的。我期望他们真的能努力工作,期望他们能成熟,能时刻准备好在球场上奋斗。这可不容易,现在我们要对上皇马了…

关于场上和场下的克洛普

福勒:对我而言,你在场上和场下都是同一个人。我觉得很多教练不是这样的,但你就是你。

克洛普:对,我绝对是这样。我不觉得其他教练(场上场下)有什么不同,我认识很多教练,大多数人作为朋友的话都是挺好的。但我有一个技能,我对公众如何看待我完全没兴趣。这可不是很多人都具备的技能。于是,在比赛中我会非常情绪化,这就是我的方式。可能比过去稍微好一点,因为哪怕是我也会成熟的嘛,但我还是挺情绪化的。

场下的话,我真的还挺普通的。我知道这话现在很多人说了,但我真的非常普通啊,普通人的生活。可能住的房子稍微大点,或者比大多数人都有钱吧,但我要钱又没用咯。我又没地花钱,因为我都没有时间。

福勒:哎呀,钱多的话总是可以给我们的…

克洛普:我知道,很多人都这么说。但并不是说我不想花钱,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。我真的只做喜欢的事,这就是我控制范围内最重要的东西。

FUN88乐天堂报道